關於搬家

oldone

那天,有人問到會不會懷念潮州街這邊。

怎麼可能不會呢?
我們多想找個地方,小小的,開個十五、二十年,能夠填飽肚子就好了。

只是台北這城市容不下這願望,房價高,薪水低,
想要只賣咖啡,最好你可以買下一間店面,然後用三十年的貸款去攤還,
這樣你不用擔心搬遷,不用擔心都更。

可惜臺北無法,房價被一小撮人炒得跟天價一樣,
1000萬你在臺北只能買個小套房,在世界各地卻都已經可以買房子了。

這次搬家也是迫不得已,房東不續租。

索性就搬了吧,裝潢也翻了一翻
有些人可能不習慣,有些人可能覺得小

至於風格,我們一直相信,暗角咖啡裡面最重要的,是人。
不過咖啡機是變厲害了啦,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挑戰單品。

店址:廈門街1號
營業時間:11月15號 下午兩點至凌晨四點

關於老闆這件事

好久沒寫文章了

馬克思曾經說過:商品的價值來自於人的勞動
我想這是無庸置疑的,只是後人爭論的點在於:資本家是否有勞動。

照老左派的觀點,資本家當然沒有勞動阿
他們拿錢出來以後就躺在那邊等工人做出東西來賣,怎麼有勞動呢?

當然也有折衷的看法,認為老闆出的是腦力勞動,
在現代分工的狀況下,雖然工人作的是商品,但老闆需要作經營上的決策
例如轉投資、動用人脈、規劃經營方向等等

就我的觀點而言,即使是有聘請專業經理人或店長
但他們能夠作的只有把決策執行的層面
老闆要做的是瞻望市場,去決定「下一步」
那是老闆最大的功能,也是老闆最應該做的事。

換句話說,如果一個「老闆」連這些都不會的話
那就去撞牆吧,你根本是殆忽職守。

你可能以為你拿錢出來就很屌/屄了
但你根本不事生產

或這很實際的來說
這個事業也會完蛋

因為這是你的事業,又不是你員工的事業
如果一個老闆預期員工把所有有價值的勞動都做完
那到底老闆憑什麼拿錢?員工怎麼可以能滿意?即使你給再高的薪水,員工永遠知道有人在那邊坐領乾薪
除非你能夠找到極度馴化的員工
(所幸/不幸台灣好像有很多這樣的員工)

有些人可能覺得不會,反正他還是有得賺
我覺得那只是因為初期投資額的不同而已
換句話說:財大氣粗。

我並不認為老闆與員工必然是站在對立面的,雖然大部分的老闆老是想壓低工資
但在台灣的中小企業裡有許多勞闆是跟員工一起在工廠裡工作的,甚至作一樣的事

我知道這背離了左派的基本教義
但我想指出的是:

工人們,如果你的老闆不事生產
那就趕快走人吧,讓他知道沒有你們他就是個渣而已。

People

IMG_1708

台北市的咖啡廳百百款(台語),有歐式的、日式的、美式的
華麗的、低調的、賣咖啡的、賣咖啡豆的、賣氣氛的、賣甜的…

想當初,我們就曾經討論過:「咖啡廳最重要的是什麼?」

在現在美感經濟當道,
或者用社會學的術語來說:「文化商品化/商品文化化」的狀況下,
相信有很多人會回答:「裝潢」。

裝潢是給人「異質空間」想像的來源,
透過擺設復古家具(或者真的舊家具)給你一種懷舊的氣氛
或者給你置身於美國蘇活區、巴黎的露天咖啡座、英國的小酒館或是日本的簡樸小店…

這些或許都沒有錯,
但我們覺得咖啡廳最重要的是「人」。

 

 

18世紀,咖啡廳、酒吧、沙龍是當時文人、革命志士聚集的場所
當時沒有大眾媒體,沒有電視,沒有廣播
眾人要了解社會上發生什麼事,要討論眾人之事
就是聚集在這些地方討論、爭辯
王官貴族當然是不會來這些場所的,
但管你是文人雅士、士兵、商人、乞丐,只要你言之有理,就能在這邊佔得一席之地。
因此,文學、藝術、理念便在哈伯瑪斯(Habermas)稱為「公共領域」的地方發酵、生根、茁壯。

直到今日,如果你到小村落去,那裏的榕樹下、廟宇、雜貨店也經常能夠體現這些「公共領域」的特性
只是在城市中,由於人口眾多且密集,人與人的關係似乎只剩下金錢關係,
每個人都退到自己小小的世界,卻忘了國家與既得利益者還是常常在背後銃康我們。

我們做咖啡廳,除了賣你一杯咖啡,一個空間,一段時光之外,
其實我們更想賣的是人跟人互動的時光
所以我們會透過展覽、文宣、網宣跟你溝通我們關心的議題
更重要的是希望你可以多跟吧台聊聊,
聊國家大事(而且我們這國家真的很多事),聊聊你在做的事
或許在這一來一往的過程當中,我們可能就能幫忙介紹某個做在角落的客人,促成另外可能的發生

這樣的意思,想表達的就是,與其把我們當成店家
不如把店裡當成交流的場所,跟「人」互動互動。

既然是人,總是會有變動的時候
我們六月開始會延後一小時開門,週間一到五營業時間調整為15:00-04:00,六日一樣維持14:00-04:00
當然這樣做的理由就是因為我們開始朝向不公休的狀況
只是目前在人力青黃不接的時期,還是有公休的日子
六月休假日目前定為6/9與6/30,其餘時間都有營業。
打烊時間一樣,三點收店,坐可以坐到四點,如果凌晨兩點以後要來的話還請打個電話來講一聲
畢竟如果你找朋友聊天,即使你知道他都四點睡,你也會打個電話告知一聲吧 :)

Entrepreneurship

Image

開店將近一個半月,經常會被問到: 「怎麼會想開咖啡廳?」

每當被問到這樣的問題,我總不禁試著揣想 對方是在什麼樣的脈絡裡問這個問題?

是在某郭姓老闆的「年輕人都只想開咖啡廳」的邏輯下質問?
還是在書念這麼多了,還來做服務業的職業高下邏輯?
或者,對方是真心誠意的問

而我也該衷心的回答:「因為興趣」。
而這也不該是活在世上最值得為之奮鬥的理由?

如果我是在2008以前開店,大概一堆人會更加不屑/不解
但感謝當今聖上的德政,讓所有人的起薪都掉到25K以下,甚至更低
那麼開咖啡廳,好像也沒多慘。

郭董那番談話,好像在說年輕人都只想創小業,而不想做大事
但可笑的是,這群政商結盟團體無所不用其極,
壓低員工薪資,不投資研發怕技術外流,利用政令壓制小資本出頭
創新產業該如而成長茁壯?
產業升級不是靠大公司突然想開說我要研發新技術破壞我目前的利基,
而是要靠保護創新產業,供給年輕人足夠的薪資累積資本,才有可能創新
老闆是守成的,年輕人才會創新。
不過他們這群人的耳朵是聽不到這種言論的。

在創新的邏輯上,
當然是選擇自己喜歡有熱情的事物你才會投入所有的精力,
而不是上班賺到錢就去買東西吃東西旅遊把錢花光,或者慢慢存一點,用一生的錢買一間小房間。
那麼開咖啡廳又有什麼不對了?
你以為星巴克是一開始就開這麼多家?老闆是靠老爸的錢一出手就開十幾家分店?
在現在這個消費社會裡,製造業早就是寡佔市場,硬工業早就沒有空間,
消費產業才是當今能夠切入,而且永遠有機會再搶到一塊餅的市場,因為人性。

當然我們沒有變成連鎖企業的打算,
我們只希望能夠有個自己的地方,讓朋友成為熟客,熟客成為朋友
人太多的,我們推薦其他朋友的店,像早秋咖啡
需要開會場地、co-working space的,有混公社Changee
需要音樂表演場地的有口袋咖啡
需要更高階的單品咖啡的,有沛洛瑟自家焙煎
想要一個人躲起來的,有鼠寓

這些都是幫過我們忙的人,還有更多人我們沒提到的
我們衷心感謝。
人要有野心、耐心,但不能貪心
做自己想做的,而且把它做到最好
我覺得就能好好的活在這個世上,無愧天地,而且自立。

the Dark Corner

常言道,結束就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

多鬆

我們不太記得是怎麼決定要開一家咖啡店的了。

只記得是去年的那個冬天,比今年更冷

師大夜市蔓延著一種肅殺的氣氛,

所有夜貓子失去了許多棲身的處所。

包括我們。

於是,也就默默的開始著手這個計畫。

所有翻桌率、來客數、客單價的都討論過了

東區、五木區、內湖、淡水都看過了

最後還是找回了以前熟悉的區域

店不大,只為了提供給所有深夜難眠的人

一個棲身的角落而已。

如果你想要找個角落聊天、念書、逃離人群,就來吧。

暗角咖啡  台北市大安區潮州街41號  23519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