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CORNER @柏林廢墟

柏林廢墟 中華路二段88號

展覽期間:12月5號至12月12號

開放時間:18:00-24:00(敬請預約)

(其餘開放時間可以私訊粉專IG,或是寄信至darkcornercafe@gmail.com)

你是否也在人海漂泊
疫情期間,你的作息是否也變了?
是否更晚睡
還是跟我一樣
有時想熬夜卻昏沉入睡
有時想在白天入夢
卻不成眠
這張照片是暗角在潮州街拍的
現在我在艋舺這邊的柏林廢墟
展出之前拍過
跟最近覺得還可以的照片
可以過來
看展
喝杯咖啡
或者聊聊是非
有人問我
還會再開嗎?
我倒是想問:
「你的暗角是什麼?」


一張照片可以說明的記憶
還是
一本書才能訴說的過去
還是

你可以留言在這邊
也可以來展覽用照片交換喜歡的風景
或者找我
討論暗角可以跟你合作什麼
都可以
留了窗,總是有人在外窺伺
門沒鎖,有人卻不敢進來
地方不大,有人喜歡坐在牆邊
不介意的,就擠一擠大桌吧。

這一年我們失去了什麼?可能是工作、棲身之所
不怕不怕,平平安安
Those which can’t kill you only make you stronger
and you will be fine.
這次在柏林廢墟的展覽是一次新的嘗試
12月五號,樓上會直播羅大佑的演唱會
來看展的朋友,可以帶自己的照片交換
也可以從牆上選一張照片,告訴我你想要喝酒還是咖啡,我試著調出相符的飲料
當然,你也可以直接告訴我你想要什麼。
展覽是暗角的一個嘗試,看看在這邊有沒有客人
有沒有可能在這邊駐點,
或者舉辦更多的活動。
這裡有人在做藝術,也有人在玩虛擬貨幣
也有人在組讀書會
所以我也想讓暗角有更多的可能
這半年除了咖啡跟外送以外
也學了一點點理財相關的知識
或許可以為誰保險,或者討論理財
我也不確定:)

關於搬家

oldone

那天,有人問到會不會懷念潮州街這邊。

怎麼可能不會呢?
我們多想找個地方,小小的,開個十五、二十年,能夠填飽肚子就好了。

只是台北這城市容不下這願望,房價高,薪水低,
想要只賣咖啡,最好你可以買下一間店面,然後用三十年的貸款去攤還,
這樣你不用擔心搬遷,不用擔心都更。

可惜臺北無法,房價被一小撮人炒得跟天價一樣,
1000萬你在臺北只能買個小套房,在世界各地卻都已經可以買房子了。

這次搬家也是迫不得已,房東不續租。

索性就搬了吧,裝潢也翻了一翻
有些人可能不習慣,有些人可能覺得小

至於風格,我們一直相信,暗角咖啡裡面最重要的,是人。
不過咖啡機是變厲害了啦,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挑戰單品。

店址:廈門街1號
營業時間:11月15號 下午兩點至凌晨四點

關於老闆這件事

好久沒寫文章了

馬克思曾經說過:商品的價值來自於人的勞動
我想這是無庸置疑的,只是後人爭論的點在於:資本家是否有勞動。

照老左派的觀點,資本家當然沒有勞動阿
他們拿錢出來以後就躺在那邊等工人做出東西來賣,怎麼有勞動呢?

當然也有折衷的看法,認為老闆出的是腦力勞動,
在現代分工的狀況下,雖然工人作的是商品,但老闆需要作經營上的決策
例如轉投資、動用人脈、規劃經營方向等等

就我的觀點而言,即使是有聘請專業經理人或店長
但他們能夠作的只有把決策執行的層面
老闆要做的是瞻望市場,去決定「下一步」
那是老闆最大的功能,也是老闆最應該做的事。

換句話說,如果一個「老闆」連這些都不會的話
那就去撞牆吧,你根本是殆忽職守。

你可能以為你拿錢出來就很屌/屄了
但你根本不事生產

或這很實際的來說
這個事業也會完蛋

因為這是你的事業,又不是你員工的事業
如果一個老闆預期員工把所有有價值的勞動都做完
那到底老闆憑什麼拿錢?員工怎麼可以能滿意?即使你給再高的薪水,員工永遠知道有人在那邊坐領乾薪
除非你能夠找到極度馴化的員工
(所幸/不幸台灣好像有很多這樣的員工)

有些人可能覺得不會,反正他還是有得賺
我覺得那只是因為初期投資額的不同而已
換句話說:財大氣粗。

我並不認為老闆與員工必然是站在對立面的,雖然大部分的老闆老是想壓低工資
但在台灣的中小企業裡有許多勞闆是跟員工一起在工廠裡工作的,甚至作一樣的事

我知道這背離了左派的基本教義
但我想指出的是:

工人們,如果你的老闆不事生產
那就趕快走人吧,讓他知道沒有你們他就是個渣而已。

Entrepreneurship

Image

開店將近一個半月,經常會被問到: 「怎麼會想開咖啡廳?」

每當被問到這樣的問題,我總不禁試著揣想 對方是在什麼樣的脈絡裡問這個問題?

是在某郭姓老闆的「年輕人都只想開咖啡廳」的邏輯下質問?
還是在書念這麼多了,還來做服務業的職業高下邏輯?
或者,對方是真心誠意的問

而我也該衷心的回答:「因為興趣」。
而這也不該是活在世上最值得為之奮鬥的理由?

如果我是在2008以前開店,大概一堆人會更加不屑/不解
但感謝當今聖上的德政,讓所有人的起薪都掉到25K以下,甚至更低
那麼開咖啡廳,好像也沒多慘。

郭董那番談話,好像在說年輕人都只想創小業,而不想做大事
但可笑的是,這群政商結盟團體無所不用其極,
壓低員工薪資,不投資研發怕技術外流,利用政令壓制小資本出頭
創新產業該如而成長茁壯?
產業升級不是靠大公司突然想開說我要研發新技術破壞我目前的利基,
而是要靠保護創新產業,供給年輕人足夠的薪資累積資本,才有可能創新
老闆是守成的,年輕人才會創新。
不過他們這群人的耳朵是聽不到這種言論的。

在創新的邏輯上,
當然是選擇自己喜歡有熱情的事物你才會投入所有的精力,
而不是上班賺到錢就去買東西吃東西旅遊把錢花光,或者慢慢存一點,用一生的錢買一間小房間。
那麼開咖啡廳又有什麼不對了?
你以為星巴克是一開始就開這麼多家?老闆是靠老爸的錢一出手就開十幾家分店?
在現在這個消費社會裡,製造業早就是寡佔市場,硬工業早就沒有空間,
消費產業才是當今能夠切入,而且永遠有機會再搶到一塊餅的市場,因為人性。

當然我們沒有變成連鎖企業的打算,
我們只希望能夠有個自己的地方,讓朋友成為熟客,熟客成為朋友
人太多的,我們推薦其他朋友的店,像早秋咖啡
需要開會場地、co-working space的,有混公社Changee
需要音樂表演場地的有口袋咖啡
需要更高階的單品咖啡的,有沛洛瑟自家焙煎
想要一個人躲起來的,有鼠寓

這些都是幫過我們忙的人,還有更多人我們沒提到的
我們衷心感謝。
人要有野心、耐心,但不能貪心
做自己想做的,而且把它做到最好
我覺得就能好好的活在這個世上,無愧天地,而且自立。

the Dark Corner

常言道,結束就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

多鬆

我們不太記得是怎麼決定要開一家咖啡店的了。

只記得是去年的那個冬天,比今年更冷

師大夜市蔓延著一種肅殺的氣氛,

所有夜貓子失去了許多棲身的處所。

包括我們。

於是,也就默默的開始著手這個計畫。

所有翻桌率、來客數、客單價的都討論過了

東區、五木區、內湖、淡水都看過了

最後還是找回了以前熟悉的區域

店不大,只為了提供給所有深夜難眠的人

一個棲身的角落而已。

如果你想要找個角落聊天、念書、逃離人群,就來吧。

暗角咖啡  台北市大安區潮州街41號  23519907